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7年05月17日   
挖地道
  备战备荒的年月,我村开始挖地道。这活儿又脏又累,而且属于备战工程,所以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基干民兵身上。当时我正二十几岁,作为民兵,承担起这项任务,倍感光荣。
  原以为这活儿笨重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和挖山芋窖一样,先是挖一个个竖井,挖到一定深度,再横向延伸就可以了,没有什么经验可谈,只要肯出力气,就能干好。
  年轻人热情高,说干就干,反正挖一尺少一尺,总不会白干活儿。
  这活儿最少五个人一组。无论是挖竖井,还是横向延伸,其中两个人洞内挖土和运土、另外两个人从竖井提土,最后一个人在地面倒土。如果挖远了,还要增加人手,否则,就耽误时间。
  由于大家觉得新鲜,又懂得挖地道的重要意义,所以干得很起劲儿。两三个年轻人钻在洞里,大家有说有笑的,很是开心。但时间一长,过了新鲜劲儿,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洞里又黑又热,空气流通更是不好,再加上每个人身上的汗味儿,和地道里的土腥味儿,造成洞里空气污浊。但是为了备战,大家没有一句怨言。只是累了,手脚就自然慢了下来,效率就降低了,半天也挖不了多远。
  中间休息时,大家就急忙爬上地面透透气儿。民兵排长就抓住机会不厌其烦的重复着挖洞的伟大意义。什么“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”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”“备战备荒为人民”等等。大家觉得,累点儿苦点儿没什么了不起。
  回到家后,父母亲就嘱咐注意塌方。当时也觉得父母亲说得对,应该注意安全,但是一旦干起活儿来,这些嘱咐早被忘得一干二净,大家争先恐后,只想赶进度,谁还会顾及那些事情呢。
  挖了一些天,地道延伸越来越长。这天,我们组的几个人开始议论。“估计,今天我们就能和另一班的挖通。”
  “你们听,有声音了。”大家立即停了下来,“咚,咚”,“啊!真的,听到了,快通了,快通了。”我们好不兴奋,这下儿来劲儿了,大家手脚显得更快了,心想,估计再过半个小时,就应该挖通了。
  人一旦看到希望,就浑身是劲儿,小鉊子轮起来就显得没那么沉重了,手脚也加快了。估计这一个小时得顶往常两个小时干的活儿。
  由于兴奋,居然忘了时间。估计应该挖通了,班长就说:“咱们歇会儿,等他们挖,给他们个惊喜,把高兴事儿让给一班。”于是我们就停了下来。洞里静得出奇,听不到外边和上面一点儿声音,但是对方“咚,咚”的挖土声还是能够听到。
  “班长,不对呀,你听,怎么这声音越来越远呢?你们听听,这声音远了,没刚才清晰了,难道真挖‘抄了手’?”
  这一提醒,大家都仔细听,都觉得声音是比刚才远了。于是我们几个立即爬了上来,然后通知一班也停下来。大家坐一起,开始商量对策。这时候,恰好老队长也走了过来,没等我们开口,他就说:“我当初不是告诉你们了吗,快对头的时候,每六七米挖一口竖井,这样就不容易错向了。”
  按着队长的指导,各自回到自己的洞内,一边敲、一边挖,最后大家向着判定的方向努力。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对方的“咚咚”声似乎就在耳边。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地说:“停!等他们挖通!”一句话刚说完,就听到咕噜一声,两边真的打通了,对方的灯光照亮了我们的地道。又刨了几下,这回完全打通了,两组人高兴地嚷嚷着:“挖通了,挖通了。”大家拥抱在一起。
  就这样,我们先后挖了一个多月,村里的所有地道全部连通了。大家那个高兴劲儿,简直难于言表。
  现在想起来,都觉得非常自豪。虽然那地道最后没派上用场,但是当时那股不畏艰险、不怕脏累的精神,一直激励着我们每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