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7年11月08日   
窦尔敦传奇
  第九回窦尔敦接医救弱女黄三太毁人害自身
  高僧无为的病日趋严重,这不仅急坏了他的弟子们,也急坏了寺内僧众,几个主持更是愁眉紧锁。一日,大主持又来病榻探视,面对无为和陪床的尔敦等人言道:“听说白马寺有个静慈高僧,精通医道,专治疑难杂症,常可妙手回春,我等有心去请,只是路途遥远,山路崎岖……”尔敦听了喜出望外,没等主持说完,便急步向前,深施一礼言道:“师父对我等恩重如山,请医拿药我们责无旁贷!我愿即日前往!”主持听了笑逐颜开,当即允诺。无为听了动情言道:“一人前往,多有不便。”说着,一指三太:“你与尔敦一同前往如何?”黄三太是个会来事的人,听罢立即向前笑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天经地义,徒儿愿往。”主持听了又是一笑道:“请医拿药,我们商定,一切费用寺内承担。另外,寺内有马,你等尽可骑行,既是请医还得雇辆车马,你等安排准备去吧!安排好了,便可动身。”说完,又安慰了无为一番,才起身离去。
  白马寺接医的事,当天就准备好了。第二天一早,尔敦、三太、车夫一行三人便上了路,马不停蹄,一路狂奔,第三天上午便到了洛阳附近的首阳山,正走着走着,突然,一个老年妇女拦住了去路,一边磕头、一边哭喊:“恩公救命!”三人无奈,立刻停车下马,尔敦言道:“老人家何出此言?有事慢慢道来。”妇人哭道:“我们是洛阳人,老伴儿、闺女和我去偃师串亲,行至这首阳山下,正碰上一伙行猎之人,说我们的马铃声,吓跑了他们的猎物,不依不饶,无奈之下,我家闺女下车说了几句好话,谁知道,为首的那个歹人见我家闺女貌美,起了歹意,欲行不轨。因此,双方发生争斗,打坏了我家老伴儿不说,直至现在,他们当着众多路人还在调戏羞辱我家女儿。”尔敦听了怒火中烧,言道:“难道没人管吗?”妇人答道:“他们人多势众,谁管打谁。听说,这人是个满人,外号人称呆霸王,他爹是驻军统领,本地官员都不敢惹他!”尔敦道:“此人现在何处?”妇人道:“就在前方!”尔敦脸色铁青,飞身上马,三太见状,示意不可妄动,尔敦道:“扶危济困,恩师教诲,怎可见死不救?”三太冷笑一声道:“那好,你去救人,我和车夫,绕道避开这个是非之地,白马寺接医。”尔敦听了,并未搭话,狠抽了马一鞭子,便向出事地点奔去。
  到了事发地,呆霸王正搂着那个吓得要死、哭成泪人、又无力反抗的少女,肆意猥亵、百般调戏。尔敦义愤填膺,大喊一声:“住手!”便跳下马来,围观的人立刻闪开道路,尔敦向前言道:“大胆贼子,光天化日,竟敢如此下流,试问王法何在?”呆霸王一听,奸笑两声:“我说的做的都是王法。你挡横儿,你找死。”说着,他一指旁边的六位打手道:“这小子活腻了,你们给我上!”候在一旁的六个家伙,抄起棍棒,就对尔敦下了手。于是一场打斗,开始了。
  这帮歹徒,别看人多,但个个都是不学无术的混混儿,欺侮百姓、横行乡里没人敢惹。但跟窦尔敦打斗,那可是鸡蛋碰石头,只见窦尔敦动如风、快如电,一阵拳打脚踢,便打倒了五个,最后一个吓得赶紧逃到呆霸王身边哭道:“小爷啊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。这家伙是个武林高手,拾掇他非你不行。”呆霸王听了踹他两脚,让他闪至一旁,从腰间抽出钢刀,便蹿了上去。
  窦尔敦与其一过招,立刻发现这家伙可不是等闲之辈。他的招数、动作和刀法,全是军中擒拿格斗的绝技,招招凶狠,刀刀歹毒,稍不留神,便会中招,如若中招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尔敦是大侠,对付这样的强敌,早已胸有成竹。首先做的是了解他、知道他,也就是兵书所说的“知彼”,要想知彼不可急于求胜。先要用花拳秀腿等虚招做诱饵,让其尽量展露他的攻防技能,进而了解他的长处和短处,然后再避其长攻其短,战而胜之。窦尔敦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他利用“八仙八式八仙拳”中的虚招与此贼周旋多时,看准了他的败招。瞄准了他持刀的手腕,使了个“铁拐李的弹腕飞脚”,只听呆霸王“哎哟”一声,刀飞了,手腕折了,他转身刚要跑,尔敦又纵身一跃,使了个“张果老的飞掌打驴”,这本应是“啪啪啪”一连三掌,但他打了两掌,猛然想起可致其伤,不可致其命,故而“啪啪”打了两掌,然而就是这两掌,只见呆霸王轰然倒地,口吐鲜血,气绝而亡,一旁的那个奴才,跑过去用手一试呆霸王的鼻息,立刻哭道:“小爷真死了。”然后他一指尔敦:“你给我等着。”便翻身上马,急急地回走了。被解救的那一家三口,跌跌撞撞赶过来,面朝尔敦磕头致谢,哭道:“恩公放心,我们就是砸锅卖铁,也要花钱告状,替你讨回公道。”尔敦听了笑道:“这是个是非之地,你们快走吧。”再看围观的人,怕事的走了,不怕事的纷纷赶了过来,有的劝尔敦逃走,有的拍着胸脯说:“有理走遍天下,我们给你做证,怕他们何来。”尔敦连连拱手道:“乡亲们放心,该管的事我管了,能做的事我做了,心满意足。”说着他骑上马又补了句:“咱脚正,不怕鞋歪,我跟他们衙门见。”说完便打马如飞。
  偃师衙门,离案发地最近,窦尔敦跃马挥鞭第一个到此报案,并陈述了案发的整个过程。第二来此的是姑娘一家三口前来告状,状告呆霸王调戏猥亵民女并打伤老翁。第三是来了事发现场围观的民众,他们一来为案件做证、二来替被伤害姑娘申冤,也为窦尔敦见义勇为请功。第四是来了洛阳驻军统领,还有他的一帮侍从,他们来状告窦尔敦。这样一来,不难看出有理的没权没势没钱,而有权有势有钱的没理。这样一来,实实地为难了偃师这个小小的衙门,故而一拖再拖,数十天都这毫无结果。
  后来,此案突然有了转机。一是因为呆霸王的老子,总觉得自己为清朝打江山,战功卓著,因而总是为所欲为,不仅凭借职权肆意聚敛财富,而且放任子女胡作非为。最近有人告到朝庭,皇上震怒,要严惩于他。二因为,其子在这关键时刻又调戏村姑,弄得民怨沸腾、群情激愤,怕朝庭发现、罪加一等。三因为其子未死。当时被尔敦连击两掌,只是打得闭过气去,后来醒过来,经过医治,并无生命危险。如果这事再闹下去,统领怕再生祸端,为尽快平息此事,他不得不放下身段:他承认了儿子猥亵村姑这是犯罪行为,遭到尔敦严惩理所当然。因此,他撤回了严惩尔敦的法律诉求。同时表示,愿意赔礼出钱,抚慰受害姑娘及其家人。这样一来,这场诉讼很快便有了如下结果。(一)受辱姑娘及其家人胜诉。官府责令加害方赔礼道歉,并赔付白银百两。(二)官府认定,呆霸王猥亵村姑在先,尔敦出手是见义勇为的英雄行为,决定赠匾褒扬,申张正气。
  再说黄三太,白马寺请医回到少林寺后,当无为及主持问及尔敦之时,他深怀嫉贤妒能之心,乱造胡编,说什么他们在去接医的路上,行至首阳山下,遇到一个绝代佳人,青春年少的窦尔敦,顿生爱意,于是勒马驻足,与其攀谈起来,不知为什么,瞬间便与赶来的公子争执、打斗起来,当我回身驱马赶到现场,公子已倒地口吐鲜血而亡。就这样尔敦惹上了官司,我和车夫无奈之下,只得前去接医,归途中再三打听才知,那个公子是洛阳驻军统领的儿子,人家位高权重,我们救人无望,只得回到少林,以实相告。主持听了气冲牛斗,说了句:“无耻之徒,咎由自取,管他做甚。”便余怒未消地走了。无为听了,痛心疾首、长吁短叹,病情骤然加重,大部分人知道后将信将疑,这事就只能不了了之。
  直到偃师官府,吹吹打打,十字披红,把窦尔敦送到少林寺,人们才知道他是英雄,尤其是见到了官府送来的“见义勇为、德艺双馨”以及被害人送来的“出手相救、恩同父母”的两块金匾,人们才恍然大悟。当然,黄三太的丑恶嘴脸又一次暴露无余,在少林寺更加臭名昭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