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1月10日   
窦尔敦传奇
  第十六回臧知县阴施离间计王小凤错打心上人
  窦三香疃比武之后,任性的王小凤就爱上了窦尔敦,而流氓成性的知县公子臧彪,偏偏又迷上了王小凤。臧彪仰仗势力几次对王小凤欲行不轨,每次都激怒了性如烈火的王小凤,王小凤用拳脚差点没把他揍死、用刀斧差点没把他劈成两半。每次都因为王孬和臧知县是拜把子兄弟,几次都不了了之,但这事却成了臧知县和王孬的心病。他们知道,知县的儿子,别看干正事没长性,耍流氓可是不达目的不罢休;而王小凤又不是软柿子,她不光性子烈,而且武艺超群,谁敢在她头上动土?这事如不早想点高招儿,迟早会出人命,为此臧知县上了大愁,老王孬也伤了脑筋。这俩家伙干好事弄不到一块儿,干坏事可是一拍即合,经过几次会商,臧知县便想好了一条离间计。先要打断小凤和尔敦的联系。王孬点头默许。时间不长,他俩便开始了实施。
  初冬的一天,正逢献县大集,王小凤与侍女说好了要去集上买点化妆品,顺便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冬装。谁知吃罢早饭,牵过马来,刚要动身,候在一旁的王豺走了过来,张口便问:“妹妹要去何处?”小凤答:“去献县赶集。”王豺一笑道:“别去了。”小凤答:“为什么?”王豺这才无奈说道:“过一会儿,窦三香疃可能来人,需你坐陪。”小凤想兴许是窦尔敦到访,因此,赶集的事做罢。
  过了不长时间,王氏家门真就来了一男一女,一进门就吵着要见王孬父女,待王孬父女把二人迎进厅堂,让座不坐,献茶不喝,而且充满敌意,只听那个男的首先言道:“我是窦尔敦的亲叔。”说着用手一指那个女的,接着道:“她是尔敦的老姨,窦家派我俩来,有几句话说,咱窦王两家有仇,虽说不是仇深似海,但我们觉得不共戴天。我窦家敢说是仁义礼智信传家,而你王家,鬼才知道你们是什么传家,我们最恨的是为富不仁,欺压良善,而你们偏偏就是这种主儿,我们两家可说是水火不容,而你家闺女,不知为什么就是爱上了俺们尔敦。你们王家还恬不知耻地派去了媒人,不知你们是疯了,还是中了邪,当我们拒绝之后,你家的一个黄花闺女,竟然亲自出马,找到尔敦,就以身相许,真是伤风败俗啊。像这样不守妇道,不知廉耻的丫头,别说是我们窦家,但凡是有点头脑的人家,谁肯要这种货。”说到这儿,那个女的,接过了话茬:“我姐和外甥让我给你们捎个话,闺女大了,嫁不出去,也别急,大不了老在家里卖豆芽,也别四处乱跑去找汉子,这样让人戳脊梁骨,丢人现眼。”说罢手拍巴掌大笑连声,只见王小凤脸色难看得吓人,浑身发抖,那个男的见了,立马起身,向那个女的递了个眼色,二人抬脚,便不辞而别。王小凤拔刀就要追,被门外的王氏兄弟,硬是挡了回来,气得小凤拔刀就要自尽,也被众人拦住,把刀夺了下来。
  民间故事
  王小凤咽不下这口气,饭不吃,水不喝,觉也不睡,第二天一早,就腰挎钢刀,单人独骑,赶到了窦三香疃,找到窦尔敦,二话不说,强拉着他,就到了村外僻静之处,不容分说,拔刀就动起武来,窦尔敦一头雾水,不知出了什么事?只得左躲右闪,连声说道:“尔敦有错不知,望妹妹把刀放下,有话好好说,事纵有天大,讲明了再动刀,让愚兄死个明白。”王小凤此时什么话也听不进去,不言不语,只是挥舞钢刀,招招凶狠,多亏尔敦武艺胜她一筹,瞅了个空当,伸手抓住了王小凤持刀的手,一叫劲,把刀夺了下来,笑着扔在了远处,他这一笑,小凤误认为这是耻笑她武艺不强,因而更是火往上撞。扑上去,就使出了八卦掌看家招数,连连向尔敦发起猛攻,窦尔敦无奈之下,使出了少林拳和八仙拳的招数,勉强一一化解,王小凤,见刀伤不着尔敦、拳打不着尔敦、脚踢不着尔敦,急火攻心,便想到了八卦掌三世掌门的绝招,也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狠招,这个狠招名叫“共工撞山”,相传此招是小凤师祖与一个叫空空的妖道比武,打了一天一夜仍不分胜负,师祖为了不辱师门,万般无奈才当着众人的面,使出了这一绝技,把空空妖道当场撞死。师祖也留下了重疾。临死前,师祖不想把这一招带入坟墓,这才传了下来。小凤打定了主意,卖了个破绽,尔敦误认为她输了,谁知就在这时,小凤瞅准了机会,拼尽周身气力,一跃而起,用她早已练成的铁头功,飞身撞去,多亏尔敦武功超群,自知这一招凶狠至极,因此他施展了超强轻功,极快地把身子向后一蹿一仰,避开了软肋和前胸,让小凤只偏撞于腹部,他又怕小凤撞地而亡,所以舍命抱住了小凤,然后二人轰然倒地。两人都被摔得闭过气去,待小凤醒来,自知这是尔敦舍命救了她。痛苦地用手捂了捂尔敦的鼻嘴,知道尔敦也一息尚存,待尔敦醒来,小凤这才抱住尔敦,放声大哭。经尔敦再三追问,小凤这才讲出了实情,这时尔敦娘及其他家人也赶到了现场,当窦母知道这事后动情言道:“这是歹人挑拨,使坏。我告诉你吧孩子,尔敦爹无兄无弟,哪来的亲叔?我也无姐无妹,尔敦何来的老姨?这是歹毒的离间计,咱可不能再上当。让尔敦和你设法查查,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为,再跟他算账。”尔敦拍拍脑袋,想了想道:“这事必是不愿让咱来往的人所为,就是查出来,定也无可奈何。”就这样,人们把小凤和尔敦搀扶回到窦家,吃了喝了,小凤和尔敦休息了半天,身体也均无大碍,小凤执意要走,这
才在尔敦陪伴下,护送了一
程,打马回到了城北的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