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1月10日   
火盆取暖
  入冬以来,每当享受温暖、安全、干净、无污染的天然气取暖时,不由得想起儿时用火盆取暖的情景。虽已过去近80年,但仍历历在目、难以忘怀,仿佛那冒着股股黑烟的火盆就放在我面前,触手可及。
  儿时,天气特别冷,风大雪多、滴水成冰是实实在在的写照。那时,我家七口人住在三间狭窄、低矮、黑暗的房子。我和爷爷奶奶住东里间,弟弟妹妹和爹娘住西里间,堂屋东西两灶做饭,门窗都是用毛头纸糊的,尽管里外的门都挂上了棉门帘,但屋里仍像冰窖,锅碗瓢盆都冻在一起,水缸里的水结了很厚的冰,老人、孩子们在屋里冻得打颤,手脚皲裂出血。白天还好过些,以运动取暖,夜里实在难熬哇!我和兄弟姐妹们冻得不停地哭闹。爷爷奶奶看着心如刀割,忙把我们揣在怀里,又拿出几代人用过的“传家宝”——火盆,为我们取暖。
  火盆是个直径30公分的搪瓷盆,周身斑驳脱落,盆底因有窟窿,垫上了一块铁板,别看它破旧,可它却为我家几代人越冬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  每天晚饭后,爷爷奶奶就用这个火盆为全家人取暖。先在盆内放上柴草沫子,再从灶堂内掏出火灰,上面放些易燃的软柴,最上面放些小木棒,这时,爷爷就用扇子对着火盆扇风,一会儿火盆里冒出一股股黑烟,顷刻间,三间屋子被浓烟笼罩,伸手不见五指,呛得人喘不过气来,全家人咳声不断,但那丝丝暖气比寒冷好受些,扛着、忍着吧,不然又有什么办法呢?
  当黑烟变淡变白,一缕缕鲜红的火苗伴着噼啪的声响才窜出来,我们三个孩子不约而同赶来,围着火焰伸出冻僵的小手在上面烤着,连声叫嚷着:“真暖和,真暖和……”那一张张冻得通红的小脸上,流露出难以见到的欢笑。爷爷奶奶看着孙辈们为此高兴,紧缩的双眉舒展了些,露出了淡淡的苦笑。
  此刻,爷爷乘兴端出了半碗玉米粒给我们爆玉米花,实现了我们多日来想吃玉米花的梦想。爷爷先把玉米粒放到火盆的暗火处,上面盖上大灰,刹那间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一粒粒调皮的玉米粒伸着懒腰张开笑脸蹦跳到盆外,我们兄妹争着、抢着,不一会儿,每个人手里都拿到了两大把米花,边吃边嚷着:“真香!真好吃……”这时,我会把手里的米花分送给老人们。他们满心喜悦,抚摸着我的头,夸我“从小就知老知少,将来一定是个孝子呀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