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1月10日   
峡谷漂流
  盛夏时,游太行山,体验了一次峡谷漂流。
  漂流的魅力在水。水,动静转换、刚柔应势。遇阻,则绕、或漫、或快,有时也不动声色地蓄势;逢谷,则跳、或冲,即便化为齑粉,也一往无前。水之勇敢,让人叹服!
  于峡谷稍阔处下水,此时的水,静静的,似乎停滞。缓行二三十米,便是首处落差,那儿挡了围堰,只留不足两米的出口。原本十几米宽的慢流,猛然被迫涌至一隅,水便抖了精神,逆势而升,至出口的一瞬,蓦地一甩慵懒,载着我们纵身飞跃。
  原来碧色的“镜面”哗地抖开,铺成白的瀑布,落成了数堆白雪……尔后,又腾身跳下,随凹谷奔泻。
  下行的水路,弯弯曲曲,水下巨石凹凸起降,水便腾挪跌宕、迤逦婉转,尽现动感与曲折。水,冲尽全力,跑着、叫着,卷起漩涡,又击石赶浪……我的心一下子被感染了。伏起在动荡的水流上,和着它的节拍沉浮。撞击出的浪波翻卷着袭来,心却欣然,畅快地接受这狂放状态的水的洗礼。
  奔走的水,回旋起伏、上下鼓荡,推着、摇着、晃着,恶作剧似的,一次又一次,差点将我们颠出艇外。难怪,导游一再提醒,要轻装上阵,还要抓牢。忽又想起曾有游客漂流落水。不由感叹,面对自然,还是该多一些敬畏和谨慎、少一些随意和偏执吧。
  突然,艇触了流下暗石,蹦跳旋转中又撞上两侧大石,一时上蹿下落、东奔西突,却也多了生趣。
  不知行了多远,水面渐阔,水流缓下来,慢慢复原成一泓幽碧。疾奔的皮艇随水由疾而缓,终而漂漂荡荡轻旋于水上了。抬眼打量众人,看到了一张张兴奋的、激动的、喜悦的脸,颊上滑落的水珠掩不住一脸的阳光与生动!艇与艇相遇,艇中人又都忍不住互相激水取乐,一时水花纷飞,笑语喧哗。哦,自紧张或平淡的生活中脱出来,每个人都在这急流里荡去了疲惫、懈怠和烦忧,还原了一个最本真的自我。
  折过山谷,水面愈阔,似一个小型的湖了。历经了摔、奔、冲、撞的锻炼,水,洋溢了鲜活之气,愈显澄净。缓过神儿的众人,脸上浮起了疑问,前面还能漂吗?兴犹未尽。望着、行着,第二处落差已移入眼帘,就在湖的前端!
  此处坡度缓,似一个长长稳稳的下行滑道。大概没了水底的磕磕绊绊,水,收了猛劲儿,撒欢儿打滚儿顺坡儿奔淌,抛洒了一路潾潾的碧痕。众艇亦随水,一头滑了下去,飞也似地远了。
  水平顺,艇就稳,随水道的蜿蜒轻转,像旋着的华尔兹。碧水两侧一溜儿的青白大石,光滑圆润。水畔石后油油碧草,长舒柔叶,扫艇拂石,摇曳生姿;两侧青山,亦临水照影,尽展妍媚。一切皆因着了水的灵性,润泽而丰盈。
  畅意间,第三处落差已横亘眼前。刚刚明朗舒缓起来的水面,倏的,又变成了坡陡、势急、水涌……急落中滚滚怒涛,翻卷出巨大的漩涡,如煮沸了一般。水之色厉,霎时让人望而生畏。我们与艇被水狠狠地摔下,又遭了飞流击打,都成了落水鸡,好不容易从漩涡里摇晃着挣脱,小心地靠岸后,开始翻艇、倒水……天阴了,有雨线淋淋洒落,此时,终点也到了,眨眼又是一片开阔水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