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1月10日   
炊烟
  小时候,每到做饭的时侯,小村落到处萦绕着炊烟。
  房顶上、树梢上像是一层薄雾,犹如仙境,很有韵味儿。随着炊烟的飘浮,偶尔尚可闻到贴饼子的香味儿。尤其是傍晚,这气味儿尤为明显,而且非常诱人。那可真是“闻香不到口,馋得满街走”,真想马上拿起一个大饼子咬上
一口,然后咬一口咸萝卜,就着一嚼,那真叫香啊!
  有一年夏天,阴雨连绵一个多月。那时候都是土坯房,所以家家房子漏得几乎没有一点干爽之地。“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”,更甭说做饭用的干柴了。家家在屋里搭着窝棚,做饭时打着雨伞。那时候还没有塑料布,好在我家有块破油布,而且父亲很有生活经验,尚未到雨季,就准备好了一堆干柴,然后把油布盖了上去,所以我家总算还有点儿柴烧,还能对付些日子。
  一天中午,母亲正做午饭,邻居李婶冒雨闯了进来:“他大娘,我家实在做不熟饭了。柴禾都淋湿了,怎么也点不着火,急死人了。”看她一脸无奈,母亲就说:“这柴潮得很,点不着火,我费了好大劲才点着,你快去把盆端来,在我家贴饼子吧。”从那天起,我们两家人在一起吃了十几天饭,一直到天晴柴干能做饭了才又分开,当时还真有些舍不得呢。
  从那以后,又有好多人家搭伙做饭,形成了当时解决困难的一种模式。
  终于熬到秋后,小村的炊烟又多了起来、欢笑声也多了起来,似乎炊烟成了农村人喜怒哀乐的一种象征。
  土地实行承包责任制后,乡亲们的生话水平大大提高,不再愁没柴烧了。每逢做饭时,真是炊烟缭绕,坐在外边乘凉看炊烟,也成了乡亲们的
  一种享受。
  再后来,虽然有的是干柴,但炊烟却越来越少。因为乡亲们都用上了液化气或电饭锅。这可真是既方便,又干净。不管天有多潮湿,只要按一下按钮,马上可以做饭,再不用为点不着火发愁了。
  现在,政府又给乡亲们安上了天然气,做饭就更方便了,不仅方便快捷,而且没了空气污染。
  现在,我们再也见不到炊烟了,以往的炊烟,已成了我们对那个时代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