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9月26日   
中秋与月饼
  ——瀛海庋识录之三十三
  农历八月十五日,三秋恰半,所以称“中秋”。此夜,月色比平常分外明亮,正可谓“金风荐爽,玉露生凉,丹桂香飘,银蟾光满”。唐代或更早,中秋夜人们已有赏月之事,不过到了宋代,中秋才渐渐成为节日,宋吴自牧《梦粱录》云:“八月十五日中秋节,王孙公子,富家巨室,莫不登危楼,临轩玩月。或开广榭,玳筵罗列,琴瑟铿锵,酌酒高歌,以卜竟夕之怀。至如铺席之家,亦登小月台,安排家宴,团圆子女,以酬佳节。虽陋巷贫寒之人,解衣市酒,勉强迎欢,不肯虚度此夜。天街买卖,直五更。玩月游人,婆娑于市,至晚不绝。”
  由上可见,宋时中秋节十分热闹,不论贫富,人们留连达旦,赏玩通宵,月坠方止。可是,其中尚未出现食用月饼的风俗。
  有关月饼的记载,较早见于南宋的《梦粱录》和《武林旧事》,但那时的月饼只是与芙蓉饼、枣箍荷叶饼、梅花饼一样,仅为诸色点心,并无用来祭月的说法和特有的时令含意。到了明朝,中秋节才渐次与月饼联系在了一起。明田汝成《西湖游览志》写道:“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遗,取团圆之义。”然而,在河间,中秋月饼的出现似乎更晚,明朝及清初河间的各版志书上,中秋时只有“祭月”时序,无有月饼,直到清《乾隆河间县志》上,才见“仲秋朔天炙,十五夜祭月、食饼”的记述。
  民间相传,元朝时中原由蒙古人统治,汉人苦不堪言,于是人们利用中秋节相互馈赠月饼的机会,做月饼时匿纸条于其内,纸条上写着“八月十五杀鞑子”字样,相约起事,赶走蒙古人。此说无正史记载,当为市井稗言。月饼成为中秋节令佳品,应该初始于明,至于河间,大概迟到清朝康乾时期,中秋节食用月饼才成为民间的普遍风俗。
  月饼用以祭月、家人团圆分食、亲朋好友间相互馈赠,家家户户无不购买,需求量是相当大的。《酌中志》说,自八月初一起,即有出售月饼的了。那么制做月饼的铺店,准备的更早,除了早早选择青丝玫瑰果仁等上乘材料保证质量以外,一般还要广告招徕,亮出自己的名号招牌。笔者收藏有民国时期河间南马滩村万福斋月饼花笺雕板一块,梨木,似月圆型,直径12厘米,上端为“南马滩”3字,中间竖列“万福斋记”铺号,两端是“中秋”“月饼”小字。这种雕板,用墨刷于红纸上,一来做为包装时蒙在上面的花笺,二为广告。旧时人们购买点心或月饼,莫不如是。此类物件传世尚有,如“河间城东大行羊村瑞庆堂中秋月饼”雕板和“大位村同德盛中秋月饼”雕板。初步统计,民国时期河间城乡制做月饼的商户,不下百家。
  在河间,中秋节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说法,《乾隆河间县志》载:“以中秋雨为苦雨,主菜味不佳。”意思是讲中秋这一天落雨,为苦雨,当年种的白菜的味道会变得很差。此外许多地方尚流传着“八月十
五云遮月,正月十五雪打灯”的民谚,老人往往说如果中秋夜阴天,来年正月十五必定下雪。实际上这两件事亳无因果关系,明张岱在《夜航船》中解释道:“云掩中秋月,雪打上元灯。二者皆煞风景之事,故对举而言,非连属语。以卜上元之灯也,今人多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