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9月26日   
公路旁的乌桕树
  公路分局的王局长,实际上是排名最末尾的副局长,办完退休手续,又徒步走了一趟他曾经负责过的路段。经过3号路碑的时候,他拐下公路,在一棵乌桕树前,驻足凝视了好一会儿。
  这是吕家湾的村口,以前的公路从这里经过,废弃的路基旁,一排郁郁苍苍的乌桕树,盘根错节、青藤缠绕。其中一棵乌桕树底下,村民搭建了简易的土地庙,王局长见四下无人,双膝一曲,竟然跪了下来。
  他并无所求,说他拜神,毋宁说是拜树。
  因为树,他心有不解的结。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王局长还是小王的时候,退伍回来安置在公路段,负责养护县城至渡口的路段,路长9华里。这段路窄小、弯急,泥沙路面,名符其实的马路,车辆驶过,扬起漫天尘埃。
  那时县城汽车不多,拖拉机也少,小车仅有政府2辆吉普。但马路一样忙碌,鸡公车、大板车川流不息。
  小王是农村兵,原本要返乡务农。公路段正好缺人手,安置办考虑他当过准干部的副排长,又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负过伤,火线入的党,就照顾他这份工作。小王打心里感谢政府感谢党。
  在公路段上班,小王仍保持着部队作风,双肩背着军用挎包和水壶,腰扎武装带。他每天都上路,把滑落路边的泥沙扫回路中央,一步一扫,一天一往返;雨天他也在路上,哪里有坑、哪里有洼,他就铲土填补。这路段始终保持平坦,小王功不可没,为此他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
  保持这份荣誉不容易,因为那是人人争先的年代。小王不仅为了荣誉努力工作,也确实喜欢这份工作。路两边是农田,四季在眼前,稻花香、油菜黄、满地的红花草,都是他熟悉的气息。他可以一边劳动,一边看车水马龙,看人来人往。他也看到路上的变化,鸡公车少了,自行车、摩托车多了起来,汽车增加了,小城有了桑塔纳……
  小王习惯在3号路碑处歇歇脚,那是拐弯角。总是晌午时分,小王固定坐在一棵乌桕树底下,从挎包掏出锅巴和咸菜,啃口粮,喝口水,头顶有咕咕鸟轻轻啼唱。奇怪,路基清一色的乌桕树,就数这棵树上的鸟最多。
  他更忘不了那一次惊险的遭遇,就在这个地方,一辆货车侧翻,滑到他的跟前。不是乌桕树阻挡,小王应该牺牲了。
  这以后,小王对乌桕树多了份敬畏。护树本来就是他的工作,入冬前夕,他要为每棵树根涂层石灰白,防虫抗寒。剪枝收果实也是必须的,果实能卖钱,正好换回沙石填路面。
  他终于明白,护路固基为什么选种乌桕树。乌桕俗名木子树,春季嫩梢呈红色,夏天叶绿变黄返红,秋末冬初枝头挂果累累;蒴果球形,褐色三裂,表面附一层白色蜡质,是榨工业用油的好原料。那时国家资源短缺,方方面面都有考虑。
  可惜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乌桕树砍伐了,路两旁改种梧桐树。这是上面决定的事,小王能理解,马路扩建成双车水泥道,渡口架起桥,社会在进步嘛!窃喜的是,水泥路垂直了,原来3号路碑附近的一排乌桕树,仍然保留了下来。
  小王不再是小王了,他也进步了,当上了副局长。对了,忘了交待,养路段队伍壮大,增长到了20多号人,工段升级为分局。
  当了领导,王局长的工作并没有改变。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水泥路比泥沙路更难伺候。水泥路开通半年,路面就有了裂缝,不久又出现了坑坑洼洼。泥沙填水泥窟窿,显然无济于事,何况缺人手——在册的不少,在岗的不多。王局长不管人事,搞不清里面的状况,他只纳闷,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和从前不一样呢?王局长次次打报告,申请沙石和水泥,上面都不批,原因是资金紧张。不批归不批,路面还得养护,填土总比不填强。指挥不了别人,还是自己干,习惯了,拿了一份工资总得做点事。
  到底还是上级有魄力,为了地方的发展需要,决定重修公路,4车道,沥青路面。
  王局长不解的是,修路就修路吧,怎么又把梧桐树砍得精光?
  他打听到消息,筹建办订购了大量的广玉兰和紫薇,都是名贵的观赏树木,准备密集地栽在沥青路两旁。
  到时,又是怎样的一路风景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