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8年09月26日   
受累不讨好
  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正热的那个年代,我还不到20岁。
  一天晌午,我从生产队割麦子回家,老顺拿着一条扁担、两条绳子拦住我,要我帮他找一找大江。我问:“找他干什么?”
  老顺情绪激动地说:“早上,大江说得好好的,给俺把自留地的麦子担回来。可是天都晌午了,连个人影也没见着。这不是活活地把人急死吗!”
  常言说:秋争日,麦争时。麦收是一年中最忙碌最紧张的时节。我想:老顺无儿无女,一个七八十岁的孤老头,再急出个好歹来。于是,我毫不犹豫地说:“找大江干什么,我给你担回来不就得啦?”我夺过他的扁担和绳子转身就往地里走。老顺见我诚心实意,欢喜地拍打着土坯房子说:“你要真这么不怕受累,将来就把俺这3间房子给了你!”
  我一边往他自留地里走着,心里觉得好笑:这老头儿,真逗哏。担几挑麦子,就值3间房子呀。
  那天晌午,老顺3分多地的麦子,我饿着肚子,硬是将4大挑子麦子担到了麦场上,累得我精疲力竭,差点儿连饭都吃不去了。可是一想,自己是在“学雷锋,做好事”呢,心里便沉浸在一种莫大的自豪和骄傲之中。
  过了几天,一个本家和我不错的大哥劈头盖脸地问我:“老顺那自留地的麦子真是你给他担回来的?”
  这么高尚的行为我当然不可否认啦。可是没想到大哥竟责怪起我来。
  原来,老顺年迈体衰,又无儿无女。他本族的侄子大江曾几次主动要求承担照顾他的生活起居,当然也包括替他耕种自留地。条件就是:待老顺百年之后,由大江继承老顺的这份家业。老顺也点了头。计划着过了麦收大忙季节,找族人们签个字据什么的。那天起早,大江给老顺割完了麦子,并答应老顺,打算上午将他家的麦子担到场上。可那个年代凡事要讲究个“先公后私”,生产队队长强调:正时间先割集体的麦子,自留地的活儿必须晌午和晚上加班干。大江忙忙乎乎的没顾上告诉老顺就去生产队了。老顺等不着大江,所以正着急上火的时候,碰上了我这么个“学雷锋”的。等大江从地里往家走时,远远地看见我正担着麦子,雄赳赳气昂昂的从老顺地里出来。他连家门儿都没进,就径直找了老顺问:这是怎么回事?老顺一时哼哼囔囔的也说不清楚。因为老顺和大江都认为我是在争这份儿绝户产呢。就连村里人这两天都议论我:看着人不大,心数可不正经。
  听大哥这么一说,我感到万分委屈,立刻就要找老顺和大江解释清楚。大哥拽住了我,他说我去了只会越抹越黑,还是他去替我说几句话,才会有效果。
  后来,还真是大哥圆了这个场,彼此都解除了误会。
  虽然老顺和大江知道我是个好人了,但我仍然为这件事萎靡、沮丧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不过,我自己也长了见识:为人处事,只有好心是不够的。遇事多问几个为什么,才不至于“受累不讨好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