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9年01月09日   
爱做“罗锅帘儿”的耄耋老人
  沙河桥镇邢各庄村有位80岁的孙凤云。她人缘好,心灵手巧,经常给乡亲们送一些手工制品。前不久,她用高粱秆做了不少“罗锅帘儿”,乡亲们拿到后非常喜欢。
  人勤劳聪慧,什么活儿瞅一眼就会
  轻轻推开两扇木门,走进干净整洁的房间,时常能看到孙凤云刻满皱纹的脸上架着一副老花镜,手持针线静静做手工活儿的场景。
  孙凤云有4儿1女,如今,这位耄耋老人的大家庭已四世同堂,拥有32口人。“有9个重孙喊我太奶奶啦!”老人笑着说。
  孙凤云勤劳聪慧,年轻时全家上下几代人的穿戴都出自她手。她好像不知道累似的,一年到头地忙活。过去没电灯,她常点着煤油灯做活儿,一做就是大半宿。针线活儿出色的她,做的衣服不仅样式好看,穿着也舒服。
  孙凤云的手巧在村里出了名,瞅一眼别人做的活儿就能学会。那时候流行虎头鞋,她看着老人们做,很快就学会了。单鞋、棉鞋、拖鞋,一年四季的鞋子她都会做,甚至还会用玉米皮编草鞋。
  要说有啥东西没做过,还真有一样儿孙凤云没亲手试过。50多年前的一天,孙凤云带孩子去串门,正巧碰到一位老人做“罗锅帘儿”。“罗锅帘儿”精致美观,还有独特的元宝外形,孙凤云被深深吸引了,她边哄孩子边记下老人做活儿的细节……
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老人编“罗锅帘儿”的一幕,深深刻在孙凤云心间,她总想着试一试。但家里孩子多事多,一直没时间和现成的材料,这桩心事就这么搁浅了。找到野高粱马不停蹄编起来
  2018年夏天,孙凤云去村北一条小河附近散步时,发现收割完的地边有一小片野高粱,老人欣喜地自言自语:“这不正是我一直要找的编织材料吗?”
  她喊来老伴,两人把野高粱弄回家。高粱秆太干或太湿都易折断,她就把翠绿的高粱秆摊在院子里晾晒一天,再挑选出粗细均匀的。动工之前,她先在地上钉几个钉子,再缠上绳子,这样就可以编了。
  因为隔的年头太久,起初,孙凤云总是摸不着路子,只能边做边想。“罗锅帘儿”的底部怎么编,曾让她费尽周折。她想了又想试了又试,总是不满意。做事认真爱琢磨的她,经苦思冥想,再加上一遍遍试验,终于找到了做好“罗锅帘儿”的技巧。送给别人比自己留着还开心
  一辈子为生活奔波的孙凤云,是个闲不住的人。自从发现了野高粱,她就一个接一个不停地做,给这家几个那家几个,现做现分。“尽管做了那么多也没做烦,反而越做越爱做,送给别人比自己留着还开心。”“80岁的人了,活计还做得这么好!”邻居刘素云夸个不停。
  孙凤云说,做手工活儿养心养脑练手劲儿。而且,一向节俭的老人,做手工也不用什么值钱的材料,全是废物利用。“高粱秆是从地里拾来的,做活儿用的线绳,大部分是儿媳妇从袋子上拆下来的。你看,编出来的‘罗锅帘儿’绿色又环保,结实又好用!”老人欣慰地说。
  老伴牛树林说:“我俩分工合作,一点儿材料也不浪费。她用高粱秆编‘罗锅帘儿’,剩余的高粱穗子我用来做炊帚。”
  孙凤云觉得,人老了有个活儿做心里充实。“做这活儿舒心,明年我还接着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