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19年09月11日   
瀛州南楼的诗文故事(上)
  “此地尚存台,高楼想驭飙;近连解犊馆,远瞩飞虹桥;问俗思艰深,考古兴怀遥;所愿敦诗书,庶可化淳嚣。”以上诗句摘自清代乾隆皇帝的怀古诗。让人感叹的是,这首诗是以河间府城的一处古迹高楼为题,乾隆皇帝曾相隔千年,与一位初唐著名诗人唱和,8次为此楼作诗。这处古迹,就是河间府城知名的瀛州南楼。
  乾隆这首诗的名字为《戊辰用沈佺期望瀛州南楼诗》,还特地注明是用的沈诗元韵,“即效其体”。河间府的官员们当年引领乾隆皇帝来到瀛州南楼遗址(如今只剩下不高的土台),乾隆的思绪飘至千年以前的唐朝,想爬上当年高楼,一览府城内外风光。这里临近汉灵帝的河间旧居“解犊馆”,远远还能看到婉若飞虹的碧波石桥。感慨古今变迁,放下世间俗务,乾隆从瀛州南楼想到汉代河间国的“诗书”传承,感慨治国安民之道,还是要靠诗书礼仪来淳化民心。汉灵帝刘宏继位前原封为“解犊侯”,从河间赴京城登基后,时时想起幼时在河间的日子,便于永康元年(公元167年)下诏,在河间国兴建“解犊之馆”,以纪念旧居旧事。这就是乾隆诗中提到的“解犊馆”。
  据乾隆《河间府志》之《古迹篇》记载,“瀛州南楼在府治,唐沈佺期有望瀛州南楼寄远诗。”“府治”即“府”的治所,一般指府衙,也指它的所在地。如此说来,瀛州南楼当在今河间府署附近。也有资料指出,瀛州南楼指河间城南门楼。明清时的河间府城,南城墙在今南垣路一带,但沈佺期作诗时,可能当时的瀛州城稍小,瀛州南楼在今河间府署一带,也是有可能的。
  沈佺期是初唐著名诗人,与宋之问齐名,人称“沈宋”。沈佺期本是相州内黄(今河南内黄县)人,18岁中进士,一入仕途即在中书省做文书工作,同时还负责在朝廷的一些大型活动时作“应制诗”,后来做了五年尚书,位列九卿,仕途也算显赫,受宠长达30多年。后因朝廷内部争斗,沈佺期于公元705年被流放灌州(今四川都江堰市一带),他何时来到瀛州(今河间),已经无从考证了。在这首《登瀛州南楼寄远》里,沈佺期写道:“层城起丽谯,凭览出重霄;兹地多形胜,中天宛寂寥。四甍摩鹳鹊,百拱历风飙;北际燕王馆,东连秦帝桥;晴光七郡满,春色两河遥。傲倪非吾土,踌躇适远嚣;离居欲有赠,芳草寄长谣。”
  当时,沈佺期登上瀛州南楼远望,肃穆的古城里,华丽的高楼与低矮的民房错落起伏,仿佛传说中的“瀛洲仙境”“九重云霄”;瀛州有太多壮美的名胜,远方的天空也空旷寂静;四面的屋顶飞檐上,鹳鹊等飞鸟停留之后又飞起,春风吹过一堵堵墙壁,好一片北国古城风光!瀛州之地位于燕南赵北、战略要冲,北连古代燕国首都,燕王礼贤纳士的“黄金台”如在眼前;向东直到大海边,恰是秦始皇当年修筑的通向“神路”的石桥遗址;晴天时的日光洒满河间古郡的大地,两条河流就象美丽的带子,环抱古城、春光无限。如此美妙的景色,本来令人神往,但想到并不是我的家乡,心中不免惆怅;离开居所远去,如果应该把什么东西赠给自己,那就把地上芳草当作一首激荡长歌,来尽情吟咏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