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沧州日报 | 沧州晚报 | 河间周报 | 今日渤海网
出版日期:2020年06月23日   
只要交钱,培训四天“变”教练
  ——瑜伽市场乱象调查
  作为一种身心锻炼修习法,瑜伽在世界各地受到不少练习者追捧,近些年在中国也发展迅速。但由于大众对“舶来品”瑜伽了解不多,加之一些培训机构“花式赚钱”挖空心思,瑜伽领域不乏“连环套”“坑中坑”,有的经营活动形同“传销”,存在考证乱、师资差、噱头多和功效虚的四大乱象。考证,竟成了一些瑜伽馆的“生意”
  瑜伽爱好者陈意没想到自己只学了3个月的瑜伽,就被瑜伽馆的“老师”盯上了。“老师”频繁鼓励“去考瑜伽教培证”。
  为了“忽悠”更多学员考证,“老师”们用来打动人的说辞还有“兼职”。“老师告诉我们,馆内的学员、课程越来越多,老师不够,只要考了教培证就可以在馆内兼职,一次课能拿到80元课时费。”市民陈意说,“这一点对想挣外快的女性有诱惑力。”
  记者发现,在湖南,瑜伽馆的会员年卡一般收费仅1000到3000多元,而考证培训虽然周期短、课程少,费用却要8000元到一两万元。同前些年瑜伽馆以年卡收费为主要盈利模式不同,考证,已成为当下瑜伽行业一些场馆的新生意。
  交钱,来历不明的“证书”用于“请君入瓮”
  “考试非常简单,感觉就是走个过场。每个人自己编排一节课给学员上,有两个评委现场观看。”陈意说,自己考试时很紧张,一些讲解都说错了,但包括她在内,所有报考学员都通过了。
  拿着“哈他瑜伽教培证”,走过一段瑜伽“兼职教练”之路的陈意,发现后面还有“连环套”“坑中坑”。
  “组织我们考证的瑜伽馆在当地有很多连锁店,有证的学员就安排在各个店内授课。”陈意说,最开始一周能排两、三节课,随着考证的学员越来越多,就只能一周上一节,后来连一节都很难排上。这时,瑜伽馆就开始要求她们报考更多门类、更高级别的进修班,否则就不排课。
  为了能排上课,继续考证的学员很多。然后,瑜伽馆又向她们兜售其他课程,比如营销课程,培训几天学费就是好几千元。“结果你当教练授课赚来的钱,还不够交这些学费的。”陈意说。
  考证复考证,证书何其多?一些学员拒绝继续进修后,就被结束了在瑜伽馆授课的资格。“而拿着证书去别的瑜伽馆应聘,才发现人家根本不看证书,少数馆会考察你上课的情况,更多馆则只聘用在自家考证的学员。”一位学员说。
  那些不考证的学员呢?简玲告诉记者:“我买的是年卡,但学了大半年发现,每次教的内容都差不多。当我提出想要深入学,老师直接回复我‘高阶的内容是花了大价钱从进修班学的,你想学就得交进修考证学费’。”于是,部分想在瑜伽上有所提高的学员,又被迫走上了无休止的考证进修之路。
“在目前的市场中,教培证已演变成了赚钱的套路,一环套一环,简直像传销。”一位瑜伽爱好者说。
  记者调查发现,各类瑜伽馆的证书五花八门,如“国际瑜伽”“全美瑜伽”“瑜伽联盟”“亚太国际瑜伽培训学员”“瑜伽导师研修中心”等,其来源存疑。瑜伽爱好者李玲透露,在考取了所谓“国际瑜伽联盟协会”的“哈他瑜伽导师”证书后,她才发现在淘宝上能搜索出一大批,“售价218元,卖家说也能在网上查到个人认证信息,和我到手的证一模一样,我上大当了!”健身,瑜伽要反“邪道”倡“正轨”
  瑜伽起源于印度,有的因与宗教哲学的牵连而带有宗教色彩,有的因为追求某些“功效”而具有“神秘色彩”。许多专家认为,瑜伽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应立足于服务大众健身。
  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成立了“全国瑜伽运动推广委员会”,确定了中国化的瑜伽推广模式——“健身瑜伽”。“健身瑜伽”去掉了印度传统瑜伽体系中的宗教因素,考虑了体式的难度系数的普适性与安全性,同时,体育总局也开始对段位制、国家健身瑜伽教练员等级考评有了明确规定。
  “体育部门对‘健身瑜伽’项目段位、考证的设置,在市场中仍属于正面引导,并非经营门槛和必要条件,因此不能也不宜动用行政执法来取消未考证的教练、场馆的执业和经营权。”湖南省健身协会瑜伽专业委员会会长海英表示,解决一些“瑜伽乱象”还有待于大众提高对瑜伽的认识和判断力,不被商业化“噱头”迷惑,消费者“用脚投票”来规范市场发展。
  很多瑜伽界人士建议,瑜伽行业协会应当对消费者加大瑜伽知识的宣传,对从业者和经营场馆加大监督,进一步引导行业规范运营。据新华社